第二十六章:青丝浣纱庄周梦;神女自此别襄王(1 / 5)

红罗血影 文邪 47 字 9天前

无意间,杨修被人三言两语相激之下,取道径直往新房走去!

而莫白虽是江湖中人,这般场合场面上的客套自是少不了的,来的也并不都是有旧交的,席间难免推杯换盏,加上如今心愿已成,难免有些得意忘乎所以,今日酒席间宾朋满座,另有算计之辈悄然离席亦并未有人在意。

“风三妹子!今日心里极不痛快吧!”马三军与风怜影等一道而来,自是趣味相投的一丘之貉,看着风怜影愣神的姿态,马三军借着酒意从旁嘲讽起来。

“你怕不怕莫白?”风怜影并未答话,而是转声问道。

“我堂堂一方雄王,岂能怕……怕他这等江湖中人!”后半句明显压低了声调,忌惮之色溢于言表。

“你也有怕的时候!放了我姐姐,今夜我便与你一同除了他!”说罢,风怜影俊秀的脸颊之上露出了几分恶毒。

“什么!你……你能舍得?”马三军虽早对她有所图谋,但他十分清楚风怜影的心思,不达目的,岂会轻易放手。

见到马三军有所动容,狐疑之色更甚,风怜影知道三言两语是说不动他的,于是便将心中所谋之事有意无意地对他说漏出口。

“我得不到的,谁也别想得到,就在今夜了!”言下之意便是她要出手对付莫白。

“好!这才是我所认识的风三妹子!何时动手?若要动那莫白放眼天下,如今亦只有两人有这本事!”

“咦!两个?哪两个?”风怜影诧然说道。

“啧啧啧!我以为你向来冰雪聪明手段高明,如今连这个都猜不到?”

“废话真多!到底是谁?”无端被人数落,风怜影顿时没了好声气。

“远在天边!近在眼前,一个在新房,还有一个就无需我说得再明白了吧!那么深的积怨他都不舍得下狠心,你说还能有谁?”

“我?哼哼!怎么可能!”一语点醒梦中人,听到此话,风怜影心中登时起了犹豫,惆怅了片刻之后,终究是欲念占了上风,再一次把心思深藏起来。

“莫白那个痴人,这一路来的困苦劫难,有哪一样不是因女人而起?吃女人亏,上女人的当!”马三军得意款款地说道。

“说了这么多,就这句还像个人!别人走桃花运,他遇到的尽是桃花劫!”

“杀人诛心!动那莫白之前必要先诛其心!”

“诛心?如何诛心?”

“新房那个便是!”

陡然听得此言,风怜影顿时惊醒,用眼仔细打量着眼前之人,如他所言,此前自己所谋定的,与这马三军所言的竟会有这般一致的巧合,可马三军并不知道,风怜影的心机,这一步计划,连他自己亦被风怜影算计了进去。

“与你共事了这许久,此次你我所想竟是如此地巧合!”得知前半步计划已被马三军猜到,风怜影索性趁势逐影,对马三军语气缓和温柔了许多。

….

“如此,你我何不趁着这夜色,浮一大白!”

“甚好!”说罢,风怜影自身后拿出一坛陈汤,仰面豪饮一口,之后递与马三军,示意二人同饮一坛。

马三军毕竟一身男儿血气,且对风怜影素有追求,多年来都未能遂愿,如今有幸能与她共饮一坛,如此怎能不让他心花怒放起来,接过便一顿牛饮起来。

在他狂饮之时,风怜影侧过身去,悄悄将口中陈汤吐在了罗裙袖中。

突然间的示好,事出反常必有妖,连马三军这等人精都难逃一个色字当头,马三军将一坛子一饮而尽之后,立时感觉腹中一股清爽直冲头顶百会,片刻过后便着了风怜影的道,心智迷失,形如死尸。

“去!你那么怕莫白!今晚的新房你就去替他进了吧!”随后风怜影对着已然迷失心智的马三军喝令言道。

而马三军听完后,很是听话,转